kimcop

我曾在你身旁短暂的停留过

不知道在写什么


“我以为你会幸福的!”


这是beam对很久没见的kit说的第一句话。


大学毕业,kit没有选择步入社会而是跟着ming去了美国读研究生。


在beam看来,kit和ming这对的生活比他要更自由,刚开始的时候kit还能算着时差跟他们视频通话,后来kit的学业加重,beam和pha转正通过就越来越忙,忙到几乎没有联系的时间。


再次听到kit的声音是在ming宣布订婚之后。


那天的天气不是特别好阴沉沉的,这种天气在泰国真的太少见了,ming却在这天的清晨用社交软件发了一张照片,是跟一个女人的合照配文是[你好,未婚妻]。


第一个看到这个消息的人是yo,当时他正跟着pha和beam吃饭,看到消息的时候yo差点把汤打翻,pha收了他的手机放在桌上勒令yo好好吃饭。


“P……P那个,那上面……”


yo一句话半天都说不出来,beam在旁边看他指着手机一脸着急的样子。


“小yo不着急,看到什么了?我来帮你说”


beam说着拿起yo的手机,上一秒还因为yo的样子笑的眉眼弯弯,下一秒立马就是目瞪口呆伴随着手机落在桌上发出哐当的声响。


“你们两个今天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好好吃饭?”


pha有些生气了抬起头看着beam却看到他受到惊吓的样子。


pha看到了yo手机上ming发布的消息,beam拿出自己的手机拨出了那个很久没有接进的电话!


电话通了,欢快的彩铃在不停的响着,电话的主人却并没有接通。


第四个电话,kit终于接了beam焦急的声音就透过话筒传到kit的耳朵里。


[kit,你怎么样?]


[我很好!]


kit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是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样。和kit的通话里beam和pha才知道原来他们已经分手快两个月了,得知kit现在住在酒店,beam和pha第一次丢下工作去找他。


[砰,砰,砰]


“kit,开门,我是beam”


开门很快,beam通过灯光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两年不见,他瘦了眼睛里全是血丝浑身散发着颓废。kit侧身让他们进来。


yo经过kit的时候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低着头朝前面走。


“你回来为什么没有通知我们?”


说话的是pha,不知道为什么kit听着这句话总觉得透着小心翼翼,kit突然有点想笑。


“不好意思,朋友。我前天晚上到的!这两天还在倒时差,在美国这两年习惯了”


kit说的云淡风轻似乎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像是选择性的遗忘那些事情。


“P'kit,我…你还好嘛?”


“我?我很好啊!说不上没什么不好的,诶,你们坐啊”


kit的声音很平静,如果不是他充血的眼球还有苍白的脸色他们很难从他身上看出点什么。beam走到kit身边伸出手跟原来一样抚摸他栗色的短发。


“kit,我以为你会幸福的,我以为我退出了你就可以过得很幸福的!你和ming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们怎么就分手了ming为什么跟其他人订婚了?”


“为什么?我也在想为什么!”


听着beam话kit双眼开始泛红,嘴角扯出一抹自嘲的笑,是啊!我也以为我可以和ming过得很幸福,可是这一切怎么就变了?他们是怎么走上这一步的?


“kit,我们都在这里,你可以告诉我们的。”


“我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哪就从最开始说”


“最开始!好吧。我们刚到美国那会……”


kit开始回忆那段最开始美好最后却惨败的一切。刚到美国的那段时间,kit和ming很忙,忙着办理入学忙着找公寓忙着准备很多东西装饰着未来两人将要一起生活的地方。


那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改变哪?是某天清晨没有那个薄荷味的早安吻?还是没有了当初每天五个电话和无数甜蜜短信的轰炸?还是那天吵架之后他们趁着怒气做了爱做的事之后谁也没有先开口道歉?kit烦躁的挠了挠头发。


在美国的第二年,kit觉得这一年是他和ming关系出现无法修复的裂痕关键。学习开始紧张ming和他的压力开始变大,kit有时会整天泡在学校的实验室里而ming每天有无数画不要的工程图。没有机会关心对方,没有时间待在一起。长期的空虚让彼此心里的空处全面爆发,他们开始吵架。一次比一次激烈的吵架。


后来,吵架几乎成了两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身体上的纠缠变少了,偶尔的一次都是粗暴和不愉快的,他们不再拥抱着彼此睡觉,两人中间的空隙可以再睡下一个人。


最激烈的一次争吵导火索是ming一次晚归,那天的ming喝的很醉,kit强撑着疲惫的身子给他换下衣服,脖子上的吻痕和衬衣领口上的口红印进入了kit的视线。心突然有种被刀划破的感觉,kit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两天后却在床下看到了撕开的锡箔纸包装袋还有带着液体的套子,这下什么都不能再装作没有发生过了。他们发生了最激烈的争吵,ming甚至在这次吵架中摔坏了对两人关系最重要的手模,kit明显被这样的ming吓懵了,下一秒他就听见关门的声音。那一晚kit没睡,就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看着客厅的一片狼藉。


第二天ming就回来了跟着他回来的还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ming当着kit的面直接吻上女人的唇在kit带着惊慌和不敢相信的眼神下进了卧室在他和kit的床上翻雨覆雨,kit就坐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声音。里面的响动停止kit推门而入,面无表情的走到衣柜前打开拿出自己放在衣服里的钱包转身走到床边,从钱包里掏出钱摔在女人的脸上让她滚。


如果不是因为了解kit可能ming会觉得面前这个男人的洒脱,当然如果可以忽视他颤抖的手的话会更像。女人走后kit吻上ming的嘴唇,不像亲吻可以算的上是撕咬,血液的铁锈味在两人嘴里蔓延,kit后退一步率先离开,伸出手擦掉嘴角血液和唾液的混合体然后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话。


“你他妈现在真脏!”


回应他的是ming的笑声,kit从里面听出了嘲笑,但是他不想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两人谁也没说分手,还是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着,ming开始变本加厉的带着女人回来,在家里的各个角落留下痕迹。


kit对ming失去了所有的希望,所以分手成为必然,ming那天不知道刚从那个女人的床上爬下来回家,迎接他的是略微空荡的房间,kit搬走了!他带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东西,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带走,给ming剩下的只有一封信。


[ming kwan,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变成了这样。我不想去回忆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爱过我,或者说只是对我带着想要征服的那种想法来跟我在一起,又或者你是真的爱过我可是又发现我根本不是你想要的。你不是从一开始就喜欢男人的,而我也是被你掰弯的,你现在好像从新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那么刚好我们就这样放过彼此吧,回到原来的生活。再见又或者再也不见!]


故事回忆完了,kit把所有的事情说的清楚,beam和pha找不到两人出错的问题点。一个单身一个要订婚,他们好像什么都做不了,不如就这样吧。


ming订婚这天,forth和beam开车带上了同样西装革履的kit,他很平静。


“kit,你一定要去”beam还是问出口了


“是啊,怎么说也是相识一场,这是最后一次了就当做给我这几年的爱情画上句号吧,我也要朝前走了。”kit看着窗外带着浅笑回答着beam的问题。


一身修身西装的ming站在未婚妻的旁边招呼着客人,kit看着他脑海里闪大学时ming得到校之月之后带他去吃饭的时候。那天的ming也是一身西装,只是当时的ming带着男孩的稚气没了现在的成熟。


是啊,他们都长大了!


beam知道kit要回美国的时候,他已经在候机室里了。beam在抱怨kit为什么不告诉他。kit只是对着beam说了很长的一句话。


kit说


“beam,就让我一个人走吧,未来的日子我都要靠自己了,别担心我们还会相聚的,希望到时候我回国是因为你和forth的喜帖。beam,别怪我,我好像失去了去面对一切的勇气,我也可能没有办法再全心全意的去爱一个人了,直到现在我感觉我什么都抓不住,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可能就是遇到了你和pha,当然我也不后悔遇见ming,其实在和ming分手之后我想了很多,可能他就像是雪花一样,在我身边短暂的停留,最终还是会走的。可能这就是我要走的路,你们陪我走了这么久接下来我就要自己走了。照顾好自己朋友,再见了……”


kit说完就挂了电话,beam握着手机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很久之后他发出一声叹息。


[我曾在你身旁短暂的停留过]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