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mcop

爱人是地狱(BE)

“Kit,你还准备熬多久?”

“beam,你知道我早就离不开他了为什么还在劝我离开。”

beam看着对面喝着黑咖啡的Kit,明明还带着稚气的脸上却带着浅显意见的悲伤,beam想是不是那天他不让Kit认识那个人那么Kit就不用走上那条不归路。

一年前,beam和forth相识接着很快的相爱,再一次聚会中beam把Kit介绍给了ming,并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留下了Kit的line和联系方式。

两个月之后Kit突然找了beam,还说了一堆他听不懂的话。

他说!

“beam,你知道嘛?原来他不爱我,我只是一个替身,只是替身!”

“Kit,慢慢说,什么替身?什么不爱你?”beam心里突然有些紧张。

“ming有一个深爱的人,我天真的以为他是真的爱我,怪不得!怪不得他家里有一间房间从来没有打开过,怪不得他会在深夜去亲吻那张已经快褪色的照片。beam,他不爱我,ming只是爱我这张和那个人六分相似的脸,他只是把我当替身”

beam这才明白Kit和ming相爱了,又或者说是单方面的爱情。他不是没有听说过那个男孩和ming的故事,只是他没有想到Kit会像那个人,而ming会找上Kit。

“Kit,离开他,跟他分手”

“来不及了,已经来不及了,beam,你说他会爱上我的是吧,是不是,嗯!一定会的,只要我陪在他身边他会爱上我的”

beam看着一会笑一会哭的Kit,心里百味杂陈紧握的拳头隐藏在桌下。

“嘭……”

“我求求你,你放过Kit吧”

beam把ming揍倒在办公桌上,抓住他的领口把他压制住,强势的样子声音却带着哀求。

“不可能”

“他是Kit,不是你的jouy,你不爱他”

“我想他是谁他就是谁,他就是我的jouy”

办公室里两个人的声音不小,forth闻讯赶来在电梯口碰到了来找ming的Kit,两人打开门就看到办公室里两人高举的手,忙出声呵住。

“beam(ming),把手放下”

拳头终究没有落下,两人被分开ming嘴角撕口,连带着脸上都有些伤口Kit心疼极了忙叫人去拿医药箱。

“Kit,你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悔”beam看着Kit的样子十分痛心。

“forth带着beam走吧,beam,我没有回头路走了,既然不能放过彼此哪就一起堕落吧”

beam气呼呼的走了,Kit看着那扇缓缓关上的门终究是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掩盖了所有的神色。而这一切没有躲过ming的眼睛。

“我说过如果你觉得厌烦了可以随时叫停,我们就随时结束”

“说什么哪!我没有那个意思,再说了我走了你再去哪里找另一个jouy”

ming一听脸色一变一把掐住了脖子手上在不断地用力“我情愿你不像他,这样我就可以狠心点,但你总是顶着跟他六分相似的脸”

“咳…咳,这样不好嘛,你爱他,ming你放心他不会怪你的,他那么爱你怎么会舍得你难过。”

beam知道改变不了Kit,只能看着他跟着ming身边,过得卑微也没有自尊,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一年。

“beam,你知道我为什么从卡布奇洛换成了黑咖啡嘛?”

“不知道”

“因为在ming每一个不归夜里我才能活回自己。空荡的房间苦涩的咖啡,似乎只有黑咖啡的苦才能麻痹我心里的苦”

“是啊,你多傻啊,明知他不爱你还像飞蛾扑火一样飞向他”

“beam,你不懂,自从我遇上他那天起我们就不能放过彼此,可能这就是宿命,我不后悔我只是觉得不值,为什么我在ming身边一年还是比不过一个死人”

“Kit,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那么美好”beam看着Kit的样子,之前清明的眼眸现在被伤痛包围失去了原来的光彩,beam的声音里也带着哽咽。

forth公司的年会邀请了ming,beam和forth是公开的关系两人站在一起有些羡煞旁人。在看ming和Kit没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两个相处的就跟地下情一样ming对Kit还是依旧的冷漠,一进场ming就走开了,Kit略微失落的摇晃着酒杯察觉到熟悉的视线,Kit抬眸看着不远处beam担心的眼神举起酒杯示意他不用担心。

酒会高潮,舞池中已经有不少人在舞动,Kit端着酒杯一饮而尽,整理了身上的西装然后朝着ming走去,挥开ming身边的女人伸出手做邀请状。

“ming先生,跟我跳一支舞吧”

“不”

冷漠如ming,冰冷的字从ming薄唇中吐出可是ming并不在意,反而带着微笑朝着ming靠近,Kit靠在ming耳垂边。

“就一支好不好嘛?P'ming”

ming身形一震,P'ming是他曾经给jouy专属的称呼,jouy走后没人敢这样叫他,Kit最多也是叫他ming或者ming先生。

ming拉着Kit进入舞池,beam环视了周围的人看他们的眼神想着如果不是他知道所有的事情可能他也会跟他们一样觉得在舞池中配合默契的人是多么的相配。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beam措手不及,枪声响起的那一刻,ming下意识的护住Kit朝着遮挡物躲去,forth也没有相当安保系数那么高的酒店会发生这种事情一时间宴会厅尖叫声不断,而这开枪的人似乎不想杀其他人,子弹一直在追逐着ming和Kit。

ming知道这是冲他来的却没想到会连累那么多人,他带着Kit和beam碰到了一起。ming果断的把Kit推到beam身边,现在这种情况Kit只有跟着他们才能安全。

“ming,这是怎么回事”

“P'forth带着他们走,现在解释来不及了,他们是冲我来的”

说完ming从腰间抽出随身携带的枪支转身回去,Kit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想挣脱beam的挟制,可是他一个人不是两个人的对手。

“beam,求求你让我进去吧,我真的不能失去他”

“Kit,你要相信他,ming会出来的,现在你跟我出去等他”

“不,我不要,我不要”

枪声还在不停地响着,特警也在这个时候赶到了,Kit趁beam跟警察说话的时候挣脱被他紧紧拉住的手腕朝着宴会厅跑去。

“Kit,回来,forth快拉住他”

特警跟随着Kit朝着宴会厅跑去,用力的推开门全是火药的味道,Kit用眼睛搜寻着ming,在看到他以后用力的朝他跑过去。迟来一步的特警也没有拉住他。

“ming,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ming看着眼前的人,心里一紧怒骂出口“你个笨蛋,你进来干嘛,不要命了嘛?知不知道现在很危险”

“我知道,我只是担心你”

Kit的声音里带着平稳,让ming心口一热“在这里等我,我会回来的”

ming摸了摸Kit的脸然后转身冲了出去,枪声再次响起,隐蔽的点让特警也没办法果断开枪Kit看着ming四处躲避着子弹,身体灵活可是ming后面没有长眼睛,Kit看着那颗子弹飞快的冲过去挡在ming前面,接着是子弹穿进皮肤的声音。痛意在子弹进入身体的时候席卷全身,ming转身看着鲜血从Kit胸口的白衬衣上蔓延Kit也无力的倒在地上,这是ming第二次感觉到撕心裂肺的感觉。

“Kit,Kit”

ming把Kit抱在怀里朝着柱子后面跑去,鲜血不断地从Kit嘴中流出浸湿了ming身上黑色的西装。

“Kit,不要睡啊,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ming,我痛,好痛啊,我是快死了对吧”

“不,没事,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警察控制了局面,抓捕了开枪的人,beam和forth随便冲了进来。在柱子后面看到了ming和奄奄一息Kit。

“Kit,Kit你怎么样?forth,forth快叫救护车啊,”

beam在给Kit做着简单的包扎,手却一直在颤抖。

“beam,不用了,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撑不到医院的”

“放屁,你给老子撑着,你忘了嘛,我是医生啊,我会救你的”

“beam,我也是医生啊,我知道我还能撑多久,我还有几句话要跟ming说,ming,ming”

“Kit,你说吧,我就在这里”

“ming,我不爱你了,听到了嘛,我不爱你了,我在你身边一年都…都没有打动你,我太可笑了,我爱着的你全是你爱别人的样子,ming我要放弃了,这一年我累了,我变得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现在…现在我终于可以放过自己放过你了,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大节小节,生日祭日你不用来看我,就当不认识我没有我这个人。beam,答应我别恨ming,跟forth好好的”

Kit说完了话没有气息,眼睛也永远的闭上了,ming突然跟疯了一样猛的摇晃Kit“你起来啊,你睁开眼睛啊,求求你,Kit,我爱你啊我爱你啊Kit,你不准离开我,jouy已经走了你为什么不留下来,我不是不爱你,我只是不敢爱你啊。”

beam无力的在旁边看着,眼泪流个不停只是没有哭出声音,一把推开ming从他手中接过Kit渐渐变冷的身体准备离开。

“现在说已经晚了,Kit已经死了他和你没了关系”

Kit下葬那天下了很大的雨,beam和forth去送了他最后一程回家之后,ming穿着一身黑色的丧服站在他们的别墅门口,身上已经被雨水打湿,forth知道beam不想看到ming揽着他从旁边走过。ming突然跪下拉住beam的裤腿。

“beam,求求你,告诉我他葬在哪里,我想去见他最后一面,拜托你”

Kit的死给了beam很大的打击他面无表情的蹲下冷漠的看着ming“怎么,Kit死了你就没有替代jouy的人了是嘛?”

“不,不是,我爱Kit,jouy死后我痛不欲生,而Kit死后我生不如死,我想爱他的,可是我怕他受到向jouy一样的伤害,所以我宁愿让他恨我”

“可惜啊,Kit听不到了,你说他如果听到了会有多开心啊,你走吧,我不会告诉你的,而Kit也不想再看到你”

到最后beam都没有告诉mingKit葬在哪里。他不恨ming只是提Kit不值,直到最后的一刻他都没有听到ming说爱他,死了之后再说还有什么用。

beam睡了一觉,在梦里他看着Kit还是那么阳光,那是他久违的笑容

评论(6)

热度(59)

  1. 🌸hello暖暖.kimcop 转载了此文字
  2. 2Moons文站kimcop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