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mcop

醉之意

*文笔渣
*古风,无虐点
*人物      kit:玉面九公子,(暂时设定为柯九)
                ming:王朝五皇子 (金明)

       京城最大的花楼江雪楼江雪楼要来一位大人物,人称玉面九公子,只知他姓柯却不知名为何,见过他的人常说这九公子天生一副好皮囊,肤白胜雪,朱唇皓齿,眉眼如画特别是脸颊上有一对小酒窝让人想一亲芳泽,这九公子最精通音律各种乐器上手皆能弹奏出动人的音乐。一副嗓子被人称为天籁之音十六岁那年因一曲《醉红尘》名动天下,引的各方人士当时一掷千金想听他高歌一曲,也有人挥金如土想与之一夜春宵,可惜这九公子从来是卖艺不卖身,而这卖艺也得看他愿不愿意。

        京城人人都在传送九公子要来京城的消息殊不知人已经到了,一辆精美的马车缓缓的走进城门,马车上用的是江南的浮雕加上西域精美的丝绸还有一些流苏吊坠。

“公子,公子,我们到京城了”

        说话这人叫阿悔是九公子的贴身侍童,听说公子要来京城他最为开心,早就听说京城繁华现在看来果真如此。被他称为公子的人正靠在软榻上身上披了一张狐狸皮白的狐狸皮一只手扶着头假寐,听到侍童的声音发出一声轻笑睁开眸子对着侍童的头敲了一下“好歹也跟着我有了那么多地方了,怎么还是这样大惊小怪的,没得给人笑话。”说着准备从软榻上坐起,阿悔见此忙过来搀扶,坐起才看清此人服饰,一身红衣似火衣摆处绣的有几支白梅,正如江湖人所说九公子肤白胜雪,一头乌发被一根红色玉带系着,如此翩翩男儿比女子更为风致,一双眸子更是为他加上三分清润。

        马车在江雪楼前停下,车夫拿了帖子进门立马里面的老鸨就赶紧跑出来迎接,路过之人见如此阵仗都停下脚步靠拢想看看是何等的大人物,交谈之中就听老鸨说:

“贱奴恭迎九公子下至江雪楼!”

        众人哗然,原来马车之内竟是大名鼎鼎的九公子不禁靠的越近想一睹真容。阿悔撩开帘子走下马车,丛车底取过一个垫脚凳放在地上。

“公子,下车吧”

        听到这话,众人忙把眼睛盯着马车口生怕错过,柯九一出来周围一阵哗然,只见九公子一身红衣头外披米白色虎纹皮翻边斗篷戴细纱斗笠手中抱着一架古琴,虽未见其真容也被其通身气派给折服,拖着阿悔的手柯九走到老鸨面前启唇开口“妈妈客气了,柯九游览天下,今日远道而来怕是要麻烦妈妈了”这声音不如男子的硬朗也不似女子的娇媚,果然得此声音想不动听都难。

“听闻公子要来,贱奴忙让下人把听雪阁收拾出来给公子居住,只是房屋简陋望公子包涵”
     
       老鸨如此低声下气也是有原因的,此次柯九前来就算他不登台献艺他的名头在这里客人也不会少,这样她就又可以多赚一笔。

“随便住哪里都可以,只是如此劳累妈妈了,既如此,阿悔把咱们从江南带回来的绫罗绸缎还有从西域带回来的美酒赠与妈妈,以表达柯九之谢”

“多谢公子,公子舟车劳顿怕是累了,贱奴这就带公子去休息,来人啊,把公子的马车驾去后院”

“有劳妈妈了”

      前面有人开道,柯九拢了拢衣袖跟着进了江雪楼围观的人见柯九已消失皆带着失落离开。却不曾想对面的茶楼之上有位带着面具的公子嘴角带笑看着柯九消失的方向摩挲着手里的和田玉佩薄唇轻启:

“玉面九公子,呵,九儿你可让我好找”。
     

———————————
古风向,不喜勿喷,本来准备一发完的,结果叨叨半天硬是写不完,然后就准备发一个小长篇,估计三章完!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