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mcop

待你戎装加身

12.15分

距离婚礼开始还有十五分钟,kit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镜子前面整理仪容。

领结OK,胸花OK,戒指OK!

“卡擦”是门推开的声音

“kit,准备好了嘛?”

转身是beam和pha他们脸上有明显的担心,因为今天这场婚礼只有一个新郎。

kit是因为被医院派去军队给军人 体检认识的ming,在kit的记忆里第一次看到ming的时候,他穿着一身正式的军装手里托着军帽越过一个又一个人走到他的身边。后来kit想起可能就是因为这样ming才一步一步走进他的心里再也不能离开。0

“欢迎各位今天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这里参加ming先生和kit先生的婚礼,我相信各位都是带着祝福而来,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新郎登场”

门外的kit紧张的双手冒汗,kit知道只要这个门一打开他就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他这一生都注定要和ming纠缠在一起,即使是这样他也不会后悔,也要走的肆无忌惮。

门开,kit带着微笑走了进去,每走一步都带着坚定就向他坚定的要跟ming在一起一样,不去看父母微红的眼眶,不去看宾客质疑的眼光也不去看ming父母担心的样子,kit就这样抬着头走到了舞台的中央,接过话筒。

“各位长辈,朋友,我知道你们都在疑惑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两天前军队突然有了新的任务ming不得不回部队,所以今天在这里将由我完成我们两个人的婚礼。其实在之前我准备好了今天要说的说辞,可是真实的站在这里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我知道作为一个军人的家属要面对的是什么。在这里我宣誓我会永远忠于ming,他去守护他的国家,我来守护我们的家他的怀抱有国家人民,我的怀抱里只有他”

说完这番话kit眼眶通红眼泪却一直没有落下,台下的掌声响起,kit就在这一片掌声之中庄重的给自己戴上戒指并虔诚的吻上它。

婚礼结束,kit并没有放松自己因为他在跟ming一起战斗着。他在保卫国家,kit在守护生命。

几天后,kit收到一封信,信上只有两个字。

[等我]

kit因为这两个字泪流满面。

是的!

我会等你!

等你回家!!!

[等你戎装加身,我必西装相衬]


一个很短的故事,又或者说这是我自己的故事终于还是把它写出出来了,跟文章的名字一样。

[待你戎装加身,我必白纱相衬!]

结婚这件事

kit医生好不容易从日常的两点一线的紧张生活中逃出来就被beam给拉了出来。

“死beam,老子好不容易休个假你又把我叫出来干嘛”

“哎哟,我还不是想着你们家ming被我们forth叫出去出差去了,你一个人寂寞嘛,所以叫你出来吃饭补偿你啊”

“去你的,我才不需要你的补偿”

“真受不了你的傲娇,也只有ming会把你当宝贝一样的宠,诶,说真的,这是你跟ming结婚以来他出的最久的一次差吧?”

“嗯,不错”

“kit,问你一个事你别嫌我八卦,你和ming当时怎么就想着结婚了?”

说到kit和ming结婚是beam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当时他们毕业了参加工作,就在他们做实习医生转正的那天beam看到kit的社交动态更新了一条消息,点开一看就是kit说要结婚的消息,当时beam觉得kit肯定是打赌赌输了才发的动态就没有管,结果第二天ming约他们出来吃饭,他和pha看着ming掏出结婚证放在面前的时候才相信这是真的,pha更是觉得是ming逼kit结婚的打算用武力压制。后来他们办了婚礼成了六个人中最早结婚的一对。

kit仔细的回想着ming跟他求婚的那天,不是什么纪念日也不是情人节,没有玫瑰花也没有什么浪漫的场合,就是在他们两人的家里平凡且温馨。

[我们结婚吧]

ming很冷静的对着kit说了这句比结婚本身更重要的话。

[臭ming你觉得这是你求婚该有的语气和表情嘛?]kit看着ming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骨子里的傲娇劲又起来了。

[kit,听清楚我现在跟你说的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kit看着ming一脸坚定的样子叹了口气[ming我怕,说真的,我做不到像你一样的坚强,我们这种爱情不是所有人都认同的,你可以不惧流言,披荆斩棘的和我在一起,可是我可以看到那些质疑,不屑和嫉妒的眼神,我没有办法视而不见,其实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是我,我没有做过恶事,也拿不出为了和你结婚不顾一切的心!]既然要结婚那么kit就一定要ming知道他心里一切的想法。

[kit,我不能对你说出我爱你如生命这种话,因为这种话太假了,我只能说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你就让我产生了要跟你结婚的念头,你是在我哪十五个女朋友之后之后第一个让我有这种想法的人,所以我想跟你结婚。婚姻,只要你情我愿父母的赞同祝福就够了,我们没有必要去考虑别人看法和舆论都是别人的事情,真正的日子是我们自己的,我们的婚姻注定是会成为旁人议论的对象,但是我敢肯定的是结婚以后我会是你的依靠,一切我都会以护你周全为先。因为你是给了我家的爱人]

kit被ming突然正经到爆的三观弄的脑袋死机的时候ming突然抱紧他,靠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守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KitKat,其实mingkuan也没多大的出息]

完了,彻底的沦陷了………………

“所以你就这样就同意结婚了?”beam有些不敢相信。

“是啊,就是这样,当时我就觉得如果我不跟他结婚的话可能自己就会孤独终老,既然爱他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beam看着对面坐着的好友,此刻他正被一种名为幸福的东西给包围着,那些个世俗的眼光也没那么重要了。

手机响了,beam看到kit划开屏幕后突然看向窗外,而窗外面正是那个笑的像太阳花一样的校之月在冲他们招手,旁边还拖着行李。而刚刚还坐在他对面的kit早就冲出门去投入那朵太阳花的怀抱。

守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果然说的就是他们吧!

我相信这不是结束,而是全新的开始。

希望很快你们会用新的身份跟我们见面!

所以,现在让我从新认识你们。

你好kimmon!

你好copter!

在你身边

诶诶诶,快看,我们ming大少爷在看谁啊?”

“不知道啊,哟,看那个满脸春情的样子,怕是万年光棍要从良了吧”

“嘿,原来ming也有世俗的时候啊”

今天是兰实大学的新生欢迎会,ming作为上一届的学长兼校之月是肯定要出现的,原本还在和朋友一起说笑,只是在新生代表发言的时候ming却没了声音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台上漏出了比平时更加温柔的笑容。朋友还在旁边大肆猜测可ming就跟听不到一样。

晚会结束,ming和朋友在礼堂门外站在,不少的学弟学妹路过时不停的观望,终于在礼堂的人快走完的时候从最后面突然冲出来一个小人跑到ming面前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P.......ming”

ming的朋友就在旁边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两人抱在一起,有点不敢置信这是他们认识的ming嘛?平时那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ming去哪里了?面前这个抱着比他矮大半个头,眼神更是温柔的可以滴出水的ming怕不是一个人。

“好了,P'ming旁边还有人哪!”

终于是发现旁边还有人了,kit从ming怀里退出来脸颊有些微红的看着面前的人。ming朋友们这才看清楚面前的这个学弟,怎么说哪?反正这个学弟就是唇红齿白的,还有一对大酒窝看着可真是舒服,跟他们这帮大老爷们相比简直就是两个字。

可爱到爆炸!

诶,这好像是五个字!

哎,管他哪!反正就是可爱!

“你们终于注意到旁边还有人了!不容易啊!”

“ming,还不介绍介绍,这是谁啊,果然是我们ming少啊,刚开学第一天就俘获了我们小学弟”

ming一直看着旁边的小家伙,见他羞红着脸低着头的样子心里真是抓的紧,原本这个人几天前还告诉他在美国怎么样怎么样,今天他就出现在自己面前,正准备介绍完了好打发朋友走然后自己就带着他回家好好收拾收拾。刚准备开口旁边的小人说话了。

“各位学长好,我叫Kit Kat,是医学院大一新生,以后请多多指教”

“学弟好,只是这个我们已经知道了,现在我们就想知道你跟我们ming是什么关系”

“这个……这个……这个让ming学长告诉你们吧,他说什么关系我们就是什么关系”

“ming,你听学弟都这么说了你就说你们是什么关系吧”

其实通过刚才的一番互动来看他们已经知道这两人的关系了,只是想听ming亲口承认。

“就你们想的这样,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有点皮我带回去管教一下,先走一步”

说完,ming就揽着kit朝校门走去,留下几人在身后互相对视。没意思,真没意思。就说是自己男朋友又怎样。只不过看刚刚ming的样子以后他们都不用吃饭了,每天都会是新鲜的狗粮。

怕了怕了!

是的,ming和kit是恋人关系,只不过kit一家生活在国外,ming也是跟着父母去旅游的时间知道了kit是父母朋友的儿子,第一次见到kit的时候还是八岁的时候,那时七岁的kit就比他矮,露着个大酒窝脆生生的叫着自己ming哥哥,看着kit灿烂的笑脸ming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保护好他,保护好这个笑容。后来他们分开相聚,分开相聚感情一直没有变淡,反而越来越浓烈ming十八岁成人礼的时候一把抱住kit就跟他告白了,好在kit也喜欢他两个人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兄弟成了爱人,跨国情变成了跨国恋。

这边ming没有带着kit回家,只是去外面找了个地方吃饭,ming一脸宠溺的看着kit把菜单上的好吃的点了个遍看着服务员走了以后才说话。

“说吧,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刚到的。还好我让哥哥帮我处理转校的事情不然我还进不了你们学校”

“在国外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回来了?”

“爹地说这两年会把公司转移回泰国,要哥哥先回来看看泰国市场我就跟着回来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想你了,以后我每天都会在你身边我们就不用要看着时差来视频了,ming你开不开心呀?”

“开心,我的小kit终于回来了。”ming宠溺的摸了摸kit的软毛顺便从kit嘴角偷个香。

菜上齐,kit自然的接受着ming的投喂,时不时的也喂ming一口,两个腮帮子塞的满满的跟个仓鼠一样,kit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事情。

“对了,我还没有住的地方,这两天我都是住的酒店”

ming把一只剥好的大虾塞到kit的嘴里“得了吧,别演戏了,一会儿带我去酒店拿行李你跟我回我的公寓”

蹩脚的演技被戳穿,kit一点都没有觉得尴尬反而理所当然的靠着椅子上晃悠着两条腿。一旁的ming看着小家伙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得!自己一手宠到大的就跪着宠下去吧!

ming的公寓是简单的复式格局,客厅书房都很整洁看来主人是很好的在维持着这个家,而卧室里就是随处可见的kit的照片,这是ming在无数个见不到kit的夜里唯一的安慰,只是现在可能不会需要了,毕竟真人的吸引力更大。

ming洗完澡拿着吹风坐在床边等着kit出来,浴室门开,热气夹着水雾飘出来kit穿着他的维尼熊睡衣出来,ming好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快20岁的男孩,明明都成人了却还这么孩子气。可是他也希望kit永远一直都孩子气最好是不要长大,他愿意一直宠着他,给他打造一个他想要的世界。

关灯和kit躺着床上,ming觉得眼前的这一切突然不真实,心心念念的人现在就在自己怀里,枕着自己的手臂靠在颈窝里,身上还带着跟自己一样的沐浴露香味。均匀的呼吸打在皮肤上kit已经熟睡,ming伴着月光转头看着kit,终于不在是在无聊的课堂上看着手机里熟睡的脸庞,这是真真实实的感觉。ming吻了吻kit的嘴唇另一只手抱着kit的腰要跟着闭上眼睛睡觉,在他看不见的地方kit的嘴角牵出笑容。

睡吧!我的ming,未来的每一天我都会在你身边!

爱人是地狱(BE)

“Kit,你还准备熬多久?”

“beam,你知道我早就离不开他了为什么还在劝我离开。”

beam看着对面喝着黑咖啡的Kit,明明还带着稚气的脸上却带着浅显意见的悲伤,beam想是不是那天他不让Kit认识那个人那么Kit就不用走上那条不归路。

一年前,beam和forth相识接着很快的相爱,再一次聚会中beam把Kit介绍给了ming,并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留下了Kit的line和联系方式。

两个月之后Kit突然找了beam,还说了一堆他听不懂的话。

他说!

“beam,你知道嘛?原来他不爱我,我只是一个替身,只是替身!”

“Kit,慢慢说,什么替身?什么不爱你?”beam心里突然有些紧张。

“ming有一个深爱的人,我天真的以为他是真的爱我,怪不得!怪不得他家里有一间房间从来没有打开过,怪不得他会在深夜去亲吻那张已经快褪色的照片。beam,他不爱我,ming只是爱我这张和那个人六分相似的脸,他只是把我当替身”

beam这才明白Kit和ming相爱了,又或者说是单方面的爱情。他不是没有听说过那个男孩和ming的故事,只是他没有想到Kit会像那个人,而ming会找上Kit。

“Kit,离开他,跟他分手”

“来不及了,已经来不及了,beam,你说他会爱上我的是吧,是不是,嗯!一定会的,只要我陪在他身边他会爱上我的”

beam看着一会笑一会哭的Kit,心里百味杂陈紧握的拳头隐藏在桌下。

“嘭……”

“我求求你,你放过Kit吧”

beam把ming揍倒在办公桌上,抓住他的领口把他压制住,强势的样子声音却带着哀求。

“不可能”

“他是Kit,不是你的jouy,你不爱他”

“我想他是谁他就是谁,他就是我的jouy”

办公室里两个人的声音不小,forth闻讯赶来在电梯口碰到了来找ming的Kit,两人打开门就看到办公室里两人高举的手,忙出声呵住。

“beam(ming),把手放下”

拳头终究没有落下,两人被分开ming嘴角撕口,连带着脸上都有些伤口Kit心疼极了忙叫人去拿医药箱。

“Kit,你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悔”beam看着Kit的样子十分痛心。

“forth带着beam走吧,beam,我没有回头路走了,既然不能放过彼此哪就一起堕落吧”

beam气呼呼的走了,Kit看着那扇缓缓关上的门终究是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掩盖了所有的神色。而这一切没有躲过ming的眼睛。

“我说过如果你觉得厌烦了可以随时叫停,我们就随时结束”

“说什么哪!我没有那个意思,再说了我走了你再去哪里找另一个jouy”

ming一听脸色一变一把掐住了脖子手上在不断地用力“我情愿你不像他,这样我就可以狠心点,但你总是顶着跟他六分相似的脸”

“咳…咳,这样不好嘛,你爱他,ming你放心他不会怪你的,他那么爱你怎么会舍得你难过。”

beam知道改变不了Kit,只能看着他跟着ming身边,过得卑微也没有自尊,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一年。

“beam,你知道我为什么从卡布奇洛换成了黑咖啡嘛?”

“不知道”

“因为在ming每一个不归夜里我才能活回自己。空荡的房间苦涩的咖啡,似乎只有黑咖啡的苦才能麻痹我心里的苦”

“是啊,你多傻啊,明知他不爱你还像飞蛾扑火一样飞向他”

“beam,你不懂,自从我遇上他那天起我们就不能放过彼此,可能这就是宿命,我不后悔我只是觉得不值,为什么我在ming身边一年还是比不过一个死人”

“Kit,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那么美好”beam看着Kit的样子,之前清明的眼眸现在被伤痛包围失去了原来的光彩,beam的声音里也带着哽咽。

forth公司的年会邀请了ming,beam和forth是公开的关系两人站在一起有些羡煞旁人。在看ming和Kit没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两个相处的就跟地下情一样ming对Kit还是依旧的冷漠,一进场ming就走开了,Kit略微失落的摇晃着酒杯察觉到熟悉的视线,Kit抬眸看着不远处beam担心的眼神举起酒杯示意他不用担心。

酒会高潮,舞池中已经有不少人在舞动,Kit端着酒杯一饮而尽,整理了身上的西装然后朝着ming走去,挥开ming身边的女人伸出手做邀请状。

“ming先生,跟我跳一支舞吧”

“不”

冷漠如ming,冰冷的字从ming薄唇中吐出可是ming并不在意,反而带着微笑朝着ming靠近,Kit靠在ming耳垂边。

“就一支好不好嘛?P'ming”

ming身形一震,P'ming是他曾经给jouy专属的称呼,jouy走后没人敢这样叫他,Kit最多也是叫他ming或者ming先生。

ming拉着Kit进入舞池,beam环视了周围的人看他们的眼神想着如果不是他知道所有的事情可能他也会跟他们一样觉得在舞池中配合默契的人是多么的相配。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beam措手不及,枪声响起的那一刻,ming下意识的护住Kit朝着遮挡物躲去,forth也没有相当安保系数那么高的酒店会发生这种事情一时间宴会厅尖叫声不断,而这开枪的人似乎不想杀其他人,子弹一直在追逐着ming和Kit。

ming知道这是冲他来的却没想到会连累那么多人,他带着Kit和beam碰到了一起。ming果断的把Kit推到beam身边,现在这种情况Kit只有跟着他们才能安全。

“ming,这是怎么回事”

“P'forth带着他们走,现在解释来不及了,他们是冲我来的”

说完ming从腰间抽出随身携带的枪支转身回去,Kit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想挣脱beam的挟制,可是他一个人不是两个人的对手。

“beam,求求你让我进去吧,我真的不能失去他”

“Kit,你要相信他,ming会出来的,现在你跟我出去等他”

“不,我不要,我不要”

枪声还在不停地响着,特警也在这个时候赶到了,Kit趁beam跟警察说话的时候挣脱被他紧紧拉住的手腕朝着宴会厅跑去。

“Kit,回来,forth快拉住他”

特警跟随着Kit朝着宴会厅跑去,用力的推开门全是火药的味道,Kit用眼睛搜寻着ming,在看到他以后用力的朝他跑过去。迟来一步的特警也没有拉住他。

“ming,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ming看着眼前的人,心里一紧怒骂出口“你个笨蛋,你进来干嘛,不要命了嘛?知不知道现在很危险”

“我知道,我只是担心你”

Kit的声音里带着平稳,让ming心口一热“在这里等我,我会回来的”

ming摸了摸Kit的脸然后转身冲了出去,枪声再次响起,隐蔽的点让特警也没办法果断开枪Kit看着ming四处躲避着子弹,身体灵活可是ming后面没有长眼睛,Kit看着那颗子弹飞快的冲过去挡在ming前面,接着是子弹穿进皮肤的声音。痛意在子弹进入身体的时候席卷全身,ming转身看着鲜血从Kit胸口的白衬衣上蔓延Kit也无力的倒在地上,这是ming第二次感觉到撕心裂肺的感觉。

“Kit,Kit”

ming把Kit抱在怀里朝着柱子后面跑去,鲜血不断地从Kit嘴中流出浸湿了ming身上黑色的西装。

“Kit,不要睡啊,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ming,我痛,好痛啊,我是快死了对吧”

“不,没事,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警察控制了局面,抓捕了开枪的人,beam和forth随便冲了进来。在柱子后面看到了ming和奄奄一息Kit。

“Kit,Kit你怎么样?forth,forth快叫救护车啊,”

beam在给Kit做着简单的包扎,手却一直在颤抖。

“beam,不用了,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撑不到医院的”

“放屁,你给老子撑着,你忘了嘛,我是医生啊,我会救你的”

“beam,我也是医生啊,我知道我还能撑多久,我还有几句话要跟ming说,ming,ming”

“Kit,你说吧,我就在这里”

“ming,我不爱你了,听到了嘛,我不爱你了,我在你身边一年都…都没有打动你,我太可笑了,我爱着的你全是你爱别人的样子,ming我要放弃了,这一年我累了,我变得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现在…现在我终于可以放过自己放过你了,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大节小节,生日祭日你不用来看我,就当不认识我没有我这个人。beam,答应我别恨ming,跟forth好好的”

Kit说完了话没有气息,眼睛也永远的闭上了,ming突然跟疯了一样猛的摇晃Kit“你起来啊,你睁开眼睛啊,求求你,Kit,我爱你啊我爱你啊Kit,你不准离开我,jouy已经走了你为什么不留下来,我不是不爱你,我只是不敢爱你啊。”

beam无力的在旁边看着,眼泪流个不停只是没有哭出声音,一把推开ming从他手中接过Kit渐渐变冷的身体准备离开。

“现在说已经晚了,Kit已经死了他和你没了关系”

Kit下葬那天下了很大的雨,beam和forth去送了他最后一程回家之后,ming穿着一身黑色的丧服站在他们的别墅门口,身上已经被雨水打湿,forth知道beam不想看到ming揽着他从旁边走过。ming突然跪下拉住beam的裤腿。

“beam,求求你,告诉我他葬在哪里,我想去见他最后一面,拜托你”

Kit的死给了beam很大的打击他面无表情的蹲下冷漠的看着ming“怎么,Kit死了你就没有替代jouy的人了是嘛?”

“不,不是,我爱Kit,jouy死后我痛不欲生,而Kit死后我生不如死,我想爱他的,可是我怕他受到向jouy一样的伤害,所以我宁愿让他恨我”

“可惜啊,Kit听不到了,你说他如果听到了会有多开心啊,你走吧,我不会告诉你的,而Kit也不想再看到你”

到最后beam都没有告诉mingKit葬在哪里。他不恨ming只是提Kit不值,直到最后的一刻他都没有听到ming说爱他,死了之后再说还有什么用。

beam睡了一觉,在梦里他看着Kit还是那么阳光,那是他久违的笑容

空中极恋

天空极恋

“诶,诶,听说了嘛,这次来带我们训练的教官是特别有名的Kit少校”

“啊,真的?就是那个23岁被破例升为少校的Kitkat?”

“对啊,听说人已经到了,我们团长现在正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那么年轻当上少校,可能这手段也厉害,看来我们以后没有好果子吃了”

ming和yo正坐在一边听着他们的谈话,ming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期待,yo明显有些激动拍了拍ming。

“ming,你说他们说的Kit是不是就是以前你喜欢的那个飞行学院的学长?”

“嗯,如果没错就是他了!”

“那样的话你不是就心愿达成了嘛,提前恭喜你啊老铁”

ming转头看着yo笑了笑,不曾说话。没错他的确是喜欢Kit,只不过一直是单向暗恋,自从确定心意喜欢Kit之后,ming就一直用功学习努力的朝着Kit所在的飞行学院靠近连带着yo也被逼跟他一起用功,等他考上飞行学院的时候Kit已经分去了飞行部进行战机飞行学习了。后来Kit去了军部当了战机飞行员以后ming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ming抬头看着湛蓝的蓝天不由的感叹今天的天气真好,连带着他的心情也很好。

2.30
部队开始集合。等候团长和新任教官到场。ming老远就看到团长和一个穿着整洁军装的男人走了过来,越来越近,面目越来越清晰ming确定他就是Kit。

“同志们,今天我们飞行一连迎来了一位贵客,也就是你们的新任教官,Kit少校,来大家欢迎”

ming和所有的学院们鼓掌欢迎,看着Kit迈着整齐的步子走到队伍的正中。

“大家好,我是Kitkat,你们可以叫我Kit教官”

Kit话音刚落就迎来了一声整齐的口号。

“教官好”

“好好好,你们要好好跟着Kit少校学习,Kit少校是军区司令部特别指派下来的,在业两年飞行了17653公里,其中特等功五次,一等功十八次。二等功三十五次,三等功七十六次,还有不计其数的奖励,飞行经验也是高达百分之九十五……”

团长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Kit用眼睛扫了一圈下面的士兵脸上都带着敬意,他实在是不喜欢这种吹捧忙出声叫停。

“好了,wey团长,剩下的由我来告诉他们吧,司令部那边还为你准备的有其他工作”

“好好好,那我就不打扰了”

Kit看着团长离开然后转头望着眼前的预备役飞行员“刚刚团长的话你们都不要放在心上,既然我到了这里我就不是少校,而是你们的教官,这次我来还带有任务,未来的三个月里我会对你们进行最严厉的训练,训练过后剔除不合格的,留下最优秀的最后我和上级领导会在你们当中选择一位做我的搭档,其他人员会分配到相应的飞行部队”

听到Kit这么说,ming心中燃起了斗志他知道如果真的要站在Kit身边那么他只有这个机会了。

未来的两个月里Kit给他们制定了一套高强度的训练。人员却少了一半,yo因为强度太大被Kit送去了飞行后勤部ming一直在咬牙坚持着。第三个月,剩下的20人在实操场上等着Kit,烈日下每个人都是汗如雨下却没人有怨言,天空中传来飞机的轰鸣声,抬头望上去一架银灰色的战机正在他们上空盘旋,每个人的心里突然有点激动。战机在离他们15米的地方降落,Kit从驾驶座上下来摘下头盔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这是ming第一次看着Kit穿飞行装,他只觉得这样的Kit看起来威风凛凛。

“今天你们的训练任务是3000米高空旋转,我需要你们拿出你们所有的知识经验还有勇气去面对这个难关,银狐是我练习时候的战机你们要做到人机合一才能真正的驾驭它。你们能不能做到?”

“能”

“好,所有人员换装轮流上机进行实操”

学员们轮流上机,Kit不会出声,最后也不说评价弄的每个人心里没有底,轮到ming上机的时候,ming一跃而上稳稳的坐进驾驶位,可依旧是难掩的紧张。

“别紧张,把飞机当做你小时候玩的游戏就可以了”
其实ming不是紧张驾驶战机而且紧张和Kit在一个空间里,因为两个月以来他都没跟Kit说上一句话。现在Kit居然主动跟他说话了,让他觉得不可思议转头看向了Kit。而Kit根本就没有望着他。

“ming学员,你现在的工作是发动引擎,而不是望着教官发呆”Kit实在受不了ming炙热的眼神所以出口。

“好的,Kit教官,哪就请您好好检阅”ming微微一笑然后专心的面对。

战机向天空飞去Kit一直看着仪表盘上的飞行高度,在到达指定高度时ming照着Kit的吩咐突然下降,在快速下降中连续反转720度然后稳定飞行接着在指定降落地点降落。

训练结果,Kit没有说一句话正准备让学员解散,ming突然发问。

“报告”

“讲”

“请问Kit教官我们今天的表现怎么样?”

“难道训练到现在你们还不懂看教官的脸色嘛?上课的时候你们的老师没有教过你们要练就鹰的眼睛嘛,察言观色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我教你们嘛!”

“教官说的是,我们知道错了”

“身为一个战机飞行员,在作战的时候你的眼睛会决定你的生命和国家的危亡,从今天开始每次训练我不会告诉你们,一个月后我只看你们的悟性还有你们和战机的默契。好了,解散吧”

三个月过后

“报告部长,飞行一连训练结束请首长检阅”

这是ming第二次看着穿着一身蓝色军装的样子,今天是最后的日子,他一定要使出全身解数。
Kit坐在司令部长的旁边看着从他手上训练的每个人飞上那片广阔的蓝天。直到轮到ming上Kit才出现不一样的表情,部长转头看着Kit觉得有些以外,这么些年他从来没有从Kit脸上看到带着紧张的表情怎么今天……好吧看来也是有原因的。

Kit看着ming的飞机在空中坐着一个个动作。翻滚,翻越,极速下降,侧飞。心里当真是为他捏把汗。

“报告部长,Kit教官,第二十四位预备役飞行员ming kwan已完成任务,请求返航降落”

司令部长转头看着Kit“Kit教官,下指令吧,这可是你教出来的兵”

“指挥部收到,第二十四位飞行员 ming kwan完成任务,允许迫降”

ming的战机在指定的降落位置下降成功,穿着抗压服走到指挥部。

“不错,不错,不愧是我们Kit少校训练出来的兵,一个比一个优秀”

“谢首长夸奖,Kit教官是个十分有责任心的教官”

“哈哈哈,Kit少校你看看,你的兵对你可是真的忠诚啊”

“部长严重了。”

得到分配的那一天,ming的紧张溢于言表,团长抱着文件进入会议室。

“各位辛苦了”

“为了祖国的明天我们不怕辛苦”

“好,好,好,这就是一个军人该有的样子,现在我宣布名单   fhad,setty,wid 分配到陆军一队……………………最后得到上级领导安排mingkuan 分配到特战飞行部成为Kit少校的副手,各位听清楚了嘛?”

ming被这个巨大的惊喜砸中有些不敢相信“报告团长,请问这个指派是真的嘛?”

“事关军事作战,你觉得我那个本事跟你开玩笑嘛!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不再是预备役人员,而是一名真正的军人,国家的未来要靠你们的守护。好了,回去收拾东西吧,你们Kit教官为你们准备了一桌庆功宴”

酒过三巡,Kit被这帮新兵蛋子们灌得半醉,虽然脸颊通红也不能掩盖那个表现出开心的酒窝。好不容易等到Kit旁边没人,ming赶紧走过去坐在旁边扶住摇摇晃晃的Kit。

“Kit学长,你笑起来真好看”

Kit清清楚楚的听清楚了这句话,不由的笑了起来“呀,你着小子,我是你的教官可不是学长”

ming听到Kit这么说心里有些苦涩,很快调整了一下“好,是我说错了,Kit教官喝醉了了,我送教官回去吧,诶,你们先玩着,我送教官走了。”

ming扶着Kit就朝外面走着,但是让其他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时候ming和教官那么熟了,不过很快他们就会忘记这件事。

ming把Kit放在车上安顿好他然后跑到驾驶室。结果他根本不知道Kit住在哪里,是部队?还是在外面?

“Kit,快告诉我你住哪里”

“逐月小区三栋15号……”

Kit喝的醉醺醺的不过家还记得清楚,ming发动引擎朝着那个方向开去,风吹着Kit让他酒意更更浓直接倒在椅子上昏睡直到ming把他抱出车子都不曾反抗。ming抱着Kit才知道看着他人大只却比他想象的要轻,用Kit的手指打开房门,黑暗的房间里带着冰冷的温度ming想来Kit肯定不会经常回来。

ming把Kit放在床上准备去给他打水擦脸却被Kit抓住了衣袖一个用力ming扑向了Kit,一时之间ming的嘴巴碰到了Kit么鼻尖而呼吸却实实在在的打在ming脸上,喝了酒的Kit异常的乖巧没了平日里训练新兵的霸气像小动物一样可爱,ming被这样的Kit迷住了,伸出手抚摸他的脸庞心中像是什么在抓让他心痒难耐。Kit半睁着眼湿漉漉的眸子望着ming显得好不可怜,ming心里本来就喜欢Kit,见他这样更是一个没忍住吻就下去。

一时情动,一室暧昧,也是一个醉人的夜晚。

第二天早上ming坐在床头看着还在睡梦中的Kit,还有他身上的痕迹心中全是满足。就算Kit起床跟他生气他也不怕了。

“唔……蒽”

Kit从梦中醒来身上跟被车碾过一样特别不舒服,转过头被吓了一跳,ming坐在床头带着最明媚的笑容看着他,接着看着他没穿衣服的上身也算是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

“Kit我喜欢你”

Kit还没有说完ming就抢先了,ming说他喜欢他这一瞬间Kit心中闪过一万种可能,ming见Kit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他心中做和想法。

“Kit,我知道这样说有些唐突,请你相信我我不是为了负责我是认真的,Kit你知道嘛,我一直在追随着你,从高一到现在的每一步我都是为了有一天能跟你走在一起,我从来没有那么认真的对一个人还是一个跟我同性别的男人,可是有什么办法,爱情就是那么不讲道理,不是我喜欢男人而是我喜欢的人刚好是个男的,所以Kit,请你接受我,未来的日子里我想一直守护你,更想和你一起征服那天广袤的蓝天”

Kit感受到了ming的认真还有他话里的真心,强力按耐住心里的激动面色平静的看着ming“给我点时间吧,突然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好,我给你时间,日后我们天天在一起,只要Kit能让我陪着你就好,但是Kit不能让我等太久”

“好”

有了Kit的回答ming有了底气,正式拉开训练的那天,ming看见了专属Kit的战机,那是一架由国家军事部研究出来的新型战机,身上所有的装备都是最新式的武器,两人将围着这架战机成就最深的默契。所以在训练场总能看见ming追着Kit的身影,而Kit虽然会炸毛却也甘愿。

“Kit,已经快两个月了你到底多久答应我”

“明天,明天的一级飞行演练之后我就告诉你答案”

“那我们说好了,明天你要是还不说的话我就强制性的当你男朋友”

ming脸上带着自信,好像对Kit志在必得而Kit也对这样的ming十分满意。

第二天,Kit架着自己的爱机出现在蓝天之上,ming坐在他的身后,他们正在完成演练开始他们在预备的航道上飞行接着翻转朝着指定的目标发射演习弹,并完美的射击了冲做演习的无人机,正在所有人以为他们能够顺利返航的时候战机的发动机出现了问题。

“塔台,塔台,我是飞翼号机长,发动机出现故障,我请求迫降并支援”Kit冷静的发送信号后吧信号线扯断。坐在后方的ming并没有看到

“塔台收到收到,飞翼号请自行选择宽阔地带迫降,重复一遍,飞翼号自行选择迫降,支援马上就到,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飞翼号收到回复,飞翼号,飞翼号”

“怎么回事”

“报告首长,我们与飞翼号失去联络”

“那还等着干嘛,马上排出搜救部队”

指挥部的人手忙脚乱,而Kit这边倒是冷静,ming松开控制把手调整了降落按钮然后坐回原位。Kit在前面冷静的操作着,飞机来迅速的下降,Kit用力的拉起操作杆飞机在一阵颠簸之后落地。ming瞬间松了一口气。

“怎么?你害怕了?还是不相信我?”

“不是,我只是觉得幸好今天是我在你身后如果是别人我可能想都不敢想”

“你就一直不好奇为什么当时比你优秀的人有而你还是成为我的副手嘛?”

“是啊,我想现在Kit该告诉我了。还有有我一直想要的答案”

“要你是因为那是各位首长开会安排的,而最后决定权在于司令部长,可是司令部长却是我的父亲”Kit边说边解开安全带,然后在ming震惊的眼神下吻住ming的薄唇。

ming反客为主,既然已经傍上了大腿哪就别想让他放手。


Kit永远都不会告诉ming,高二那年在一次比赛之后他看到一个人在他的位置上放上一瓶水还有一块补充体力的巧克力。后来了解以后他知道了他的名字。

原来他是他的学弟

ming kwan!

   今日份的来了,可是今天没有皇上的戏份,倒是有两名老熟人,宝宝们自己猜猜看是谁吧。

  对了,关于及笄的流程我是真的不知道,所以是询问的度娘。


https://shimo.im/docs/IxZBTaHCOdMHXF7q/ 点击链接查看「溯生(五)」,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乐乎有毒!!!!!!!!!!!


溯生(四)

乐乎真的要把我逼疯了,我又没有写车居然还有敏感词。。。。。。

https://shimo.im/docs/WBmwTbyTJ2cI81ib/ 点击链接查看「溯生(四)」,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溯生(三)

   “公子,老爷让你去前厅,说是宫里来人了,估计是教习嬷嬷到了。”
     柯锦正在软榻上倚着看书听着阿悔的传话,收了书整理了衣服,顺便让丫鬟把容姨娘房中的安神香再添一点才带着阿悔去了前厅。前厅,柯桥正招待着从宫里来的嬷嬷,一边等着柯锦。
“给父亲大人问安,儿子来迟了”
“锦儿来的正好,快来见过锐鸿嬷嬷,从今日起你将跟着嬷嬷学习宫中礼仪,来日进宫才懂得礼数,知得进退”
     柯桥把柯锦带到锐鸿嬷嬷面前,锐鸿嬷嬷是先锐安太妃的贴身婢女,太妃毙后,她就留在宫中教新人礼仪。柯锦打量着坐着客位上喝茶的的嬷嬷,与此同时锐鸿也在打量他,柯锦没有注意到锐鸿看到他时眼中划过的惊艳。
“柯锦见过嬷嬷。”柯锦走到嬷嬷面前作揖行礼,锐鸿只是品着手中的茶没有让柯锦起身也不说话双方就这样僵持着。柯桥也不知所措。半晌,锐鸿喝完最后的一口茶用余光看了看面前行礼的柯锦眼中带着赞赏,放下茶盏“好,四公子真是让老身开了眼,老身如此为难公子公子却丝毫未动”
“想必这就是嬷嬷教给我的第一课吧,能屈能伸,能忍则忍”
锐鸿赞赏的点点头“能做四公子的教习嬷嬷是锐鸿的荣幸,老身奉圣上之命在这一月之中公子若走不过去,那么便不能入宫。如若公子过了,三月三桃花节,各家小姐公子将会一同入宫接受封位。老身到时也就成为公子的掌事嬷嬷。公子可明白了”
“柯锦自当不负嬷嬷教导,嬷嬷受累了。”
“如此,锦儿就带着嬷嬷会俪香园吧。”
“柯大人,老身叨扰了”
“嬷嬷言重了。”
      柯锦这边正在开始初步的宫中礼仪学习,皇宫里芸太后却有些慌了“静秋你快去看看皇帝来没来”“是,太后娘娘”被唤到名字的宫女马上朝着门口走去。还没有走到就听见清润的声音传来。“母后,不用叫了,朕来了。给母后请安”宇文明轩走到太后身边拉着她的手走到桌边,顺手让宫女下去房里只剩母子二人。
“轩儿,丞相又为难你了吧,他让你选妃一定是要牵制你的。”
“母后,我们都知道他要求的是什么,父皇突然暴毙,丞相知道父皇给我留了一支暗卫,这关乎国之命脉丞相肯定想找到,现在让我选妃不用说就是想用皇嗣将我牵制住。”
“轩儿,这定不能让他得逞啊,这是你父皇九死一生才打下来的江山。轩儿可有打算了”
“母后,我们也该反击了,这个傀儡皇帝我当的够久了,这个病也装的差不多了。二哥在边疆也被压制的太久了,我们蛰伏这么久是时候了”
“是了,轩儿,北境的天下就要交给你了,不过新人入宫,母后还是希望你能选一个你喜欢的可人,咱们北境的皇孙母后也在期待。过几日,如意馆的画师就会去各府为新人画像,到时候轩儿跟母后一起看看?”
“再说吧,等新人入宫划分清楚了在做定夺吧”
    宇文明轩没有想到日后他真的通过一张画像认定良人。

溯生(二)

昨天的链接出了问题,今https://shimo.im/docs/WBmwTbyTJ2cI81ib/ 点击链接查看「溯生(二)」,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天重发,链接评论取哦